Ian Curtis 1980年BBC Blackburn采访(试译)

 

音频地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paP0EbYZD4

由Post-Punk.com听录,原地址:http://www.post-punk.com/happy-birthday-58th-birthday-ian-curtis/

拙劣试译,有误望指出。

Q:你们和曼彻斯特的其他乐队有什么样的关系?

A:我们现在倾向于独立于厂牌……不过我们乐意同厂牌下(译注:Factory Records,当时Joy Division所在的厂牌,建立于1978年,结束于1992年。)的其他乐队一起演出……还有我们也挺迷其他的一些东西的,比如The Durutti Column的用砂纸制成的黑胶唱片套。 所以我们基本都算是认识,也会互相预定。

像比如Buzzcocks乐队,我们开始就认识他们。当我们……算是碰到他们的时候,我们会聊聊天,不过并不频繁。因为我们更想碰到更多其他的曼彻斯特乐队。一般说来,只要是其他的乐队都行。

Q:你怎么看待新浪潮运动的现状?

A:不清楚。我感觉新浪潮已经逐渐没落了。我听说过一些新乐队的东西……都是蛮古怪的唱片。呃……我比较喜欢的还是Factory Records旗下的老乐队,比如A Certain Ratio和 Section 25。我不太喜欢——就是说,我很少听新浪潮的东西。我一般都是听几年前听的歌——可以说是一些古怪的单曲。

我认识个在我住处附近唱片店工作的人,我去那儿的时候他会给我放些单曲,问我是不是有听说过……呃,比如The Tights乐队的,比较模糊难解的东西……还有个乐队……我记得,呃,是Bauhaus,一个伦敦的乐队(注:这里伊恩听说有误),是张单曲来着。

好像没有什么人或团体会让我觉得“我已经弄到这个人或团体的所有唱片了,非常喜欢”,感觉这真是件——再说一遍——奇怪的事情。

Q:你有没有什么在国外的演出计划?

A:欧洲方面,我们已经在荷兰和德国演出过了,接下来我们要去美国。我们是打算去个——我觉得他们是想让我们去三个月或更多(笑),但是我们就打算就去个两三周。Rough Trade唱片公司应该会安排好。

我觉得我们应该会和 Cabaret Voltaire乐队一起去。我喜欢他们,他们也很优秀(笑),差点忘了他们了。

不过,我们更愿做我们想做的,做我们想做的音乐,去我们想去的地方演出。所以我不喜欢一些常规的唱片公司——等你出了专辑你还得到处巡演。我根本受不了这个。

我们曾有给Buzzcocks乐队帮忙的经验,那真是件soul-destroying的事。等到终于结束了,我们都说我们坚决不再巡演了。

当然也不是说真的都不巡演了,只要时间不长于两周,我们还是能接受的。

Q:你们和Factory Records有什么样的关系?

A:我们都是非常好的朋友,彼此之间都认识。一切都是50:50,对半分。

Q:在Factory Records下这么确立会不会显得太保守了?

A:不知道。不过我感觉如果从表面看是这样的话,那应该就是这样的。

我的意思是说,你没必要逼着自己去签约那种……像比如一个常规的唱片公司,他们总在寻找下一个制造爆点的乐队……你知道的……为了提升唱片销量,促进自己发展什么的……

不过Factory Records只签约他们他们想要的,发行他们想要的,以他们想要的方式包装。他们就是这么运作,他们就是喜欢这样。也许你突然一下子发行三张单曲,也许接下来半年你什么都不会发行。我就是喜欢这样一种关系。

Q:你们有一些歌会放在Earcom 3上发行对吧?还是Earcom 2?

A:是的。是Earcom 2。

(译注:Earcom是Fast Product发行的EP,这里提到的Earcom 2全名为Earcom 2: Contradiction,发行于1979年,收录了不同乐队的歌,一共六首。Joy Division被收入的歌有Auto-Suggestion和From Safety to Where…?。)

Q:你们是怎么和Fast Product有关系的?这是个来自爱丁堡的公司吧?

A:是的。这要追溯到我们刚开始玩乐队的时候。我们刚开始和The Rezillos一起演出,Bob Last那时候是他们的经纪人,他聊了点关于弄个厂牌的事情。当时他想让我们为他们出首单曲,但是由于Factory Records也出来了,所以他就和Gang of Four还有The Human League先合作了一下,然后就和The Human League联结起来了。我觉得他应该还掌管别的什么——不过不清楚。

我们出专辑的时候,还剩了几首歌没有放进去。我们一共录了16首,剪了10首。我们的经纪人Rob Gretton和他聊了聊,他也谈及了Earcom的计划,所以我们就提供了两首歌,因为我们很愿意把我们录过的东西全都发行出来,像比如Earcom,像比如和我们在合作的Sordide Sentimental(法国厂牌)要发行的限定集。

很快我们的两首歌就会在那上面发行。它既不是专辑,也不是单曲,只是我们以所喜欢做的事而已,那就是尽可能地把我们的东西都发行出,所以以何种发行方式发行并不是个问题。

不过你也知道,Factory Records也有其难处,他们因为经济上有一定的限制,所以我们不可能只是简单地发行个唱片就完事了,还有很多其他事。所以在黑胶唱片的发行上就没有余地了,我们就只得找别的出路,看我们还能为此做什么。

Q:你所想的Joy Division的前景是如何的?

A:我就是想顺着我们的现行状态继续坚持。从根本上来说就是我们想继续按我们自己的方式玩、享受音乐。我们若是要结束的话,就说明那时候我们应该是没有兴趣了吧。那应该就是终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