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传》笔记

 

这本书涉及到的内容不仅是哈耶克的生平,还有各种奥派同行和哈耶克的同时代不同派学者的概述,很适合用来列与上一世纪的西方自由主义相关的书单。为了方便以后回顾,所以在阅读过程中整理了各部个人认为的比较重要的内容。感兴趣还是读原书吧,由于部分句子脱离了原文语境而造成歧义本人一概不负责任XD

概述为本人整理原作者立场,但不代表本人立场。

导论

  1. 追随约翰·洛克,哈耶克在法律和政治哲学中的核心观点是:如果没有法律, 就不可能有自由。

  2. 自生自发秩序(spontaneous order):在自生自发秩序中,个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彼此交换、互动,没有人集中管理个人决策,个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行事,只要不伤害他人。(哈耶克认为该概念明显地存在于亚当·斯密的著作中,卡尔·门格尔的著作中也有体现——法治取代了人治,并且催生了秩序和持续的物质进步。

  1. 哈耶克深受进化论的影响。

  2. 哈耶克强调了物质和技术发展对于人类发展的重要性。自由必须包括犯错误的可能性。

  3. 哈耶克并不反对政府。“自由就是法律至上”——《法律、立法与自由》

第一部 战争(1899-1931年)

  1. 哈耶克出生于维也纳,是家里三个孩子中的老大。他的父亲在市卫生局工作,但他其实对植物学感兴趣,并在维也纳大学担任兼职植物学讲师。

  2. 1899年的日耳曼语世界反犹主义甚嚣尘上,维也纳尤甚。

  3. 哈耶克和父亲都参加了一战。战争爆发时他还只有15岁。战争激发出来的政治激情及后来奥匈帝国的解体,使他的兴趣最终从自然科学转向社会科学。在意大利打仗的日子,他仔细地阅读了当时的社会主义者或者不入流的社会主义者写的小册子,形成了自己最早的经济学思想。“那些观念明显属于温和的社会主义性质”。

  4. 1918年奥地利战败之后,19岁的哈耶克进入了维也纳大学,进入了自由主义、自由市场的经济学传统的殿堂。对他影响最大的是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创始人卡尔·门格尔。

  5. 哈耶克在本科生时就“清楚地意识到”,在奥地利学派经济学中,“存在两个传统——庞巴维克的传统和维塞尔的传统。维塞尔多少受到了费边社会主义思想的不良影响。” “米塞斯代表的就是庞巴维克的传统……我从他的学说中可能受益最大。”

米塞斯当时有一个私人讲习班。遇到米塞斯后,哈耶克的世界观并没有立刻从费边社会主义立场转向自由市场立场。这是一个费时几年的转变过程,甚至到了20世纪20年代后期,哈耶克仍肯定政府干预经济的做法。

  1. 在完成法律学士学位后,哈耶克去了美国。1924年回到维也纳。在1926年曾写信给NBER局长米歇尔写信说:“得益于您的指导,我终于认识到,纯理论其实是没有用的……我希望以后能找到在正统的经济学理论与可用来解释现代经济生活过程的理论之间缺少的那一环。”

第二部 英国(1931-1939年)

  1. 我们可以从哈耶克的一次访谈中分清哈耶克与凯恩斯思路的基本区别,哈耶克的要旨是:在短期内,消费品需求上升会引导生产活动从长期的资本品生产转向当下消费品的生产。这样一来,需要长期投资的生产部门职能得到很少的资本,而这会抑制真实投资。

  2. 1932年10月,凯恩斯等几位剑桥大学经济学家致信伦敦《泰晤士报》并提出,为了阻止衰退,必须增加公共投资。罗宾斯、哈耶克等几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经济学家立即反击,支持政府的平衡预算政策。在罗宾斯出任经济系主任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与剑桥之间的竞争达到了白热化。

  3. 凯恩斯明确反对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在《货币改革论》出版后,凯恩斯发动了一场阻止英国回到战前平价金本位制的“斗争”,但没有成功。所以凯恩斯创作了《货币论》,作为对自身理论的一个总结,但在该书出版时,情况已经发生变化,30年代初英国面临的是更严重的大萧条。

哈耶克在到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演讲和教书前认识凯恩斯,当时他很欣赏他。到后来严厉批评凯恩斯的部分原因可能在于受到了罗宾斯的怂恿,通过挑战凯恩斯,可以迅速地在英国经济学学界确立自己的地位。

在“二战期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搬到剑桥,他们成为私交很好的朋友。但在学术上,他们的关系并不密切。

  1. 30年代,哈耶克顽固地鼓吹实行真正纯粹的或同质的金本位制。他提出的国际基础上的金本位制理论认为,这种金本位制能实现国家之间的供需均衡。如果一国的黄金产量小于其消费量,其货币供应就会下降,黄金会流出该国。货币供应下降反过来会导致该国通货紧缩,结果,该国的贸易平衡就会随着进口商品价格攀升、国产商品价格下跌而得到改善。

  2. 哈耶克在1935年出版《集体主义经济计划》(Collectivist Economic Planning)。他坚信,社会主义作为集体主义的一种形态,完全不可能配置商品。

  3. 在哈耶克向其学术生涯后半部分关注的研究主题转型的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篇论文是《经济学与知识》(Economics and Knowledge)。他提出了“知识分工”的概念。他的目标是使所有人拥有最高的物质生活水平。他觉得,这一目标最有可能通过恰当设计的竞争性市场秩序实现。反过来,竞争性时常秩序又依赖浮动价格、私有产权、利润、契约、交换商品和服务的能力。所有这些制度性机制都是为了解决“人的知识的不可避免的不完备性”,即个人知识分工的难题。

第三部 剑桥(1940-1949年)

  1. 在二战期间,哈耶克赞扬了凯恩斯在《如何筹款应付战争》中提出的建议。整个战时,他都站在凯恩斯一边,而他确实成功地使他们在战时没有遭受通货膨胀。“在战时攻击凯恩斯,实际上等于反对我认为正确的理论。”

  2. 哈耶克区分了两种类型的个人主义:正确的个人主义,发源于英格兰和苏格兰,它强调的是,个人的理性是无足轻重的;而错误的个人主义根源在笛卡尔的唯理主义,它强调的则是个人理性的重要性。社会主义的根源就在于一种错误的信念:在自然科学中能够做到的理性的准确,在制订社会计划时也可以做到。

不过哈耶克并没有深入研究欧洲大陆以外,即英国的社会主义,它是一种与欧洲大陆社会主义不同的传统。

  1. “我们这一代人可能确实对民主谈论、思考得太多了,而对民主所要维护的价值本身,却谈论、思考得太少勒。从根本上说,民主是手段,是维护国内稳定和个人自由的重要工具。它不可能永不出错,不可能总是有效。民主本身不是目的。”

  2. 《通往奴役之路》出版

朝圣山学社的创立

  1. 维也纳的逻辑实证主义小组创建于1925年。逻辑实证主义与哈耶克在《科学的反革命》中批评法国19世纪孔德的实证主义不可混为一谈,孔德所说的实证主义一词源于法语的positif,更多地意指物质现实。孔德试图构建一门以严格的物质,即与形而上学或神学相对立的知识为基础的关于社会的科学,它关注的是实证主义理论的社会意义,而20世纪的逻辑实证主义则比较关心真理或知识本身的性质。

后来的逻辑实证主义最关注的问题包括:证明对于知识的决定性意义,只有数学、逻辑、科学才具有知识的意义,(从知识的角度)拒斥伦理学、形而上学和宗教。证明是逻辑实证主义研究纲领的核心所在。

哈耶克反对逻辑实证主义,他相信真理并不仅限于可以获得经验证明的东西:并不是所有的只是都可以用言辞来表述,社会是在无人指挥的情况下自生自发地演进发展的。

  1. 1950年,哈耶克与他的第一任妻子离婚了。罗宾斯认为他对其第一任妻子太薄情了,两人隔阂越来越深,于是退出了朝圣山学社。直到1961年,两人才重新建立起友情。

第四部 美国(1950-1962年)

  1. 1950年,哈耶克在芝加哥大学选择了在社会思想委员会获得一个职位。因为他认为对于经济学当时的发展方向格格不入,并且有些厌倦了。他承认,在最后几十年里,他已经不是经济学家了。在《自由宪章》导言中他说,他“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我们这个时代所面临的很多紧迫的社会问题的答案,归根结底要靠我们认识到某些专业经济学范围之外的原则。”

  2. 哈耶克逐渐认识到,在社会科学中企图做到物理科学中的那种预测和控制,根本就是妄想。因此,人类社会不应当追求物理科学中可能出现的那种事先可以确定的结果。知识的界限规定着政府的界限,个人的无知是无法克服的。《自由宪章》在他60岁生日当天完成。他致力于描绘一副这样的图景:以法治为本的政治秩序具有最高的生产效率。(人需要某种理性的环境,以实现其效率的最大化。)

  3. 哈耶克对平均主义深恶痛绝,这一点有别于主流自由主义政治思想。面对社会秩序的物质分配结果,他自己选择了不平等和效率,而没有选择平等和贫穷。

  4. 哈耶克在《自由宪章》结尾“为什么我不是保守主义者”指出,在抵抗日益增长的国家权力的当代斗争中,古典自由主义的支持者有时会与保守主义力量结成同盟,但他认为这种战术性同盟关系并不能说明自由主义或自由至上主义的根本立场;古典自由主义者既反对社会主义,也反对保守主义。

如果哈耶克不得不在左派与右派之间进行选择,在写作《自由宪章》时,他会选择左派。

第五部 弗莱堡(1962-1974年)

  1. 1962年,哈耶克开始执教于联邦德国的弗莱堡大学。

  2. 哈耶克对马克思最大的不满,其实并不在于马克思太激进,而在于他极端保守。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手稿中特别指出了经典社会主义极端保守的特性。在他1976年一篇论述亚当·斯密的文章中说:“要求实现‘社会主义’,要求按照人们的需要或美德来分配物质财富,这是整个社会主义理论的基础,而这属于一种返祖现象……如果我们迷恋过去,屈从于部落时代遗传下来的本能,企图把部落社会的原则,即认为部落首领对社会中各种具体情况都了如指掌,强加于整个社会,那么我们就必然返回到部落社会状态。”

  3. 哈耶克在《法律、立法与自由》中澄清了他自己与“社会达尔文主义者”之间的立场区别:“‘社会达尔文主义者’关注的是个体的选择而不是制度或惯例的选择,强调的是天赋的选择二不是通过文化传递的技能的选择。”

  4. 1969-1974年,哈耶克健康状况不佳,曾突发过几次严重的抑郁症。1969年,他因为财政原因,调到萨尔兹堡就职。

第六部 诺贝尔奖(1974-1992年)

  1. 左派和右派都没有料到,诺贝尔奖会颁给哈耶克。他最后发表的一本重要而完整的著作是《自由宪章》,出版时间是在遥远的1960年。自那之后,这个世界风云变幻:约翰·肯尼迪总统、马丁·路德·金和罗伯特·肯尼迪先后遇刺身亡,民权运动,越南战争,美国与全世界的文化革命。十几年来,哈耶克一直生活在英语世界之外。

  2. 哈耶克最大的贡献在于其社会哲学。他比任何人都更强调自生自发秩序、知识分工以及价格在克服这种分工中的决定性作用。

  3. 在关于芝加哥学派是否受到过哈耶克影响的问题上,他回答:“西蒙斯本来最有希望,他的去世实在是场灾难,而其他人,从方法论上看,实际都是宏观经济学家,而不是微观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和我在几乎所有问题上的看法都一致,只有货币政策是个例外。现在,经济学界的所有人从方法论上来看都是逻辑实证主义者,他们使用的数据都来自威斯利·克莱尔·米歇尔创办的全国经济研究局。他们相信,经济现象可以作为一种宏观现象进行解释,你可以在总量或平均数之间建立因果关系,但从某种意义上说,即使观察数据是正确的,也未必就存在(经验上的)关联。每一次通货膨胀很有可能都会议崩溃而终结,事实上我也可以用历史事实证明,但历史证据不能证明这种结果是必然的。其中的原因只能用微观分析而不能用宏观分析来解释。”

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哈耶克错误地理解了弗里德曼的方法论观点。他使用“实证”一词,主要是为了将事实与价值区分开来。这就引出一个问题,即哈耶克与弗里德曼这方面的分歧,就跟他后来与密尔的分歧那样,到底在多大程度上是因为理解有误?

  1. 哈耶克在1976年的一次访谈中说,米塞斯是“活跃在美国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真正的创始人,美国的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米塞斯学派”。

  2. 《致命的自负》

“普遍的和平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