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Milkmen Go Comedy

 

你在一个陌生的电梯中醒来,脑子里的声音告诉你你叫Sigma,正当你起身向四周看去,你看到角落里一个银发的女孩,她告诉你她的名字是Phi——同样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身处何处,又为何会来到这里。在你们想方设法逃出电梯之后,你们碰到了从其他电梯间逃出的人。

九个人都对自己的状况一无所知,但他们都发现自己的手上多了个无法取下的腕表。正在这时,屏幕里出现了一只贱兮兮的兔子,它告诉你们,你们必须要一起玩一个九人游戏:三人一组分配到不同的房间里去进行逃生,在大家完成逃脱之后,你们便必须选择究竟是背叛队友还是合作。这些选择对手臂上的表盘上的数字有影响,如若不慎,便会走向死亡。

《极限脱出2善人死亡》是chunsoft在2012年发行的一款密室逃脱游戏,由asksys games发布了英文版。在此之前他们还有一部叫做《9小时9人9扇门》的游戏,他们都和数字“9”有着极大的关联性,就连游戏中所说的nonary game也是指9人游戏。

本作除了带着赛博朋克风格的画面外,还有一系列科幻作品所拥有的元素。在密室逃脱的过程中获取到的文件会慢慢告诉你这也是带有末日幻想成分的游戏——人们被叫做radical-6的病毒传染,地球走向毁灭,幸存者在多年后借助时空旅行计划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这个游戏的设定是开放式结局——每个角色都有对应的结局,也有作为主线的最终结局。最终结局又与其他支线结局获得的条件息息相关,所以这实际上是一款耐玩的密室逃脱游戏。

游戏分小说情节环节和seek a way out(逃脱)环节,小说部分内容丰富,但在玩其他支线的时候又会因为重复的情节而显得冗长,虽然有一个快进键的设置,但是也不是任何场景都可以使用。

每个密室里的密盒对应两个密码,一个密码是输入之后便可以拿到钥匙离开房间,另一个则是需要再花费脑筋推理,作为隐藏奖励的部分,即使没有找到也没有关系。

在密室环节可以设置游戏为easy或者hard模式,但是实际上hard模式并不那么难,easy模式则多了一些提示。

这个游戏中的一些文本设置也很容易引发人类面对诸多问题的思考。

此游戏中所指的ambidex game,也即九人游戏——九人由腕表的不同颜色分成三组,每组三人中又分别有pair和solo,pair是三人组中的两人,他们分享共同的命运,也即两人只有一次选择权,而solo是独自一人,solo和pair要选择究竟是背叛对方还是与对方合作。

这便是囚徒困境所展露的一种情境:两个共谋犯被关入监狱,因证据不确,两人可选择互不揭发,都在牢中蹲一年;而若一人揭发并提供证据,另一人沉默,则揭发者可出狱,而沉默者需坐牢十年;如若两人互相揭发,则二人都判八年。

如若solo和pair都选择了合作,那么他们腕表上的数字都会增加2;而如若一方选择了背叛,另一方选择合作,则前者数字增加3,后者数字减少2;如若双方都选择了背叛,则数字不变。只要腕表数字小于0,那个人便会死去,而九人中只要有人数字变成9,那人便可选择离开这里或继续玩游戏至其他人都达到9,因为最后的那扇门从头到尾只能打开一次。

在对陌生人的猜忌和怀疑中,九人之间的心理战足以变成一个探究人性的小型样本:陌生的尸体、接二连三的死亡、被秘密移动的房间……他们各异的性格又会促使他们做出怎样的选择呢?这或许也是这部作品“善人死亡”这个名字的来历——出于信任而首先选择合作的那个人面临着极大的死亡的风险。

这个游戏也像当代的一些科幻作品一样,对“强人工智能”和人提出了思考。

在一间机器人室里,一个机器人被接通电后讲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一个对中文一窍不通的人被关闭在一个封闭的房间里,房外的人从一个缝中递进用中文写成的问题,要求此人来回答。此人在书架上意外翻到了一本中文书,刚好有这些问题以及相应的回答。于是此人便将书上的答案照抄并递了出去,虽然他并不知道纸上的中文究竟是什么意思,但他仍旧如此完成了“沟通”。

故事结束,机器人问房间中的三个人:难道人也不是这样吗?

就像后现代主义者将词语符号和词义抽离一样,在各色的对话之后, 究竟是什么在流动?这个游戏给我们提出了这样的疑问。

在九人首次聚集之处的墙壁上有大大的“two milkmen go comedy”,这实际上是一个anagram,如若把里面的字母重新组合,就变成了”welcome to my kingdom”。

这样的设置不止一处,甚至各种道具都被赋予了各种可以构建某种世界观的意义。但最让我记忆深刻的就是在得知有人被发现死亡之时,一面墙上写着的“memento mori, if the nineth lion ate the sun”,字母重组后便是”the man on the moon rules the infinite”——如果你有幸通关,也会发现这句话在故事中的隐藏含义。